• Dec 29, 2009

    13:31:48
    by
    低语·呢喃

    写在2009的尾巴上

    没有图片,没有故事,没有吐槽。

    只想说,

    2009,再见。

    2010,再会。

  • Nov 13, 2009

    12:06:30
    by
    低语·呢喃

    志愿书

    晚上,和老妈聊着天,突然开玩笑的说

    为甚麽当初你偏偏挑了老爸,就把自己给嫁了呢?明显可以挑个更好的。

    老妈与平时一样,傻笑着,然后反问我:倒是你,为甚麽不选个更好的老妈啊?

    我说:这又不是我可以选择的,如果可以选的话,我倒是很乐意的说。然后我也傻笑。

    老妈继续不依不饶,说:不是常有转世轮回一说的嘛,怎么不可以选择的呢?

    然后我脑袋顶上的智慧电灯泡突然亮了,右拳头捶上左手掌,锵——

    那我当初在投胎志愿书上肯定是填了“服从”,不然不让过奈何桥......

    然后,两个人都笑抽了......

     

    话说我幽默细胞还是很多的,估计还是遗传自我老爸那里。

    可是不知为什么,我的幽默才能也只有在和老妈一起的时候才能发挥到最佳状态。

    恋母情节?可能吧。

    不,也可能是肯定吧。

         

  • Jul 8, 2009

    07:30:29
    by
    低语·呢喃

    记录

    照片是以前拍的了。想来,有多久没有出门去拍照片了呢?

    最近老是窝在家里,不想出去。

    然后不断的翻看电脑里面保存的以前拍的照片。

    看着那些千姿百态的花花草草,那一片片翠绿、深绿、暗绿;粉红、大红、绛红......

    看到这些色彩斑斓的世界,心中不禁悸动不已。

    想要出去,去接触这些鲜活的生命体。为它们留下光影的记录。

    相片真好。帮我们记录下了这么多美好的事物。

    即使渐渐遗忘的东西,只要相片还在,就可以感觉到它所记录下的那一刻的鲜活。

    能够记录下,真好。

  • Jun 26, 2009

    08:08:55
    by
    低语·呢喃

    2009-06-26

    辛弃疾说: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”

    然而——“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”

    那时少年的不识愁,继而书写下的无数愁,反而使得现在欲说还休。

    是因为现在虽识愁滋味,却发现,想书想述的,却已然被那个少年的自己所抢先。

    即使当时的词句中,那些滋味若现还隐,却也足以道出今天的自己的那份心绪。

    于是,又何必多此一举,让自己重复回味它呢。

    那么,现今的自己,与那个年少的自己相比,在愁这一滋味上,体会的到底又有何不同呢?

    此刻的心情,恐怕非一个愁字可以表达的了。

    于是,便有了一句“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”

    刘墉觉得这是淡淡的,非但没有悲,好像还带点喜。

    可是,为什么,我感觉到的,唯有无数的困惑呢?

    对于愁滋味,命运所给予自己的戏弄。

    也许只是困惑没有办法消解,于是,回过神,转头道一声——

    天气微凉,秋天正好。

  • Apr 22, 2009

    10:25:05
    by
    低语·呢喃

    2009-04-22

          在经历了几天前的狂风骤雨之后,今天的阳光依旧美好。

          日子已经一天一天的过,发现原来悠闲的日子已经不剩多少。或者可以这么说,这些悠闲的日子,不过是我偷来的而已。不过真要放开,亦不容易呢。

          前些时日,在公园里遇见一只快做妈妈的猫咪,后来再去看的时候,却无缘再见。心中不免有些失落,本来还期待着是不是可以看到它们一家出来散步呢。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可以遂如人愿的。

          不过呢,想想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的。所以勉强不来的也就不想那么去专注了。

          从某处“掠夺”来的小翡翠球,终于窜芽了,倒有雨后春笋之势。于是每天悉心照料。渐渐发现,大约是用心的关系,所有所植之物接呈现欣欣向荣之态,让人好不欢愉!所以觉得其实植物也是很有感情的,它们也许比人更加懂得体会感情,回应感情吧。言语,有时不如一抹绿色来的更直接明了。

          手上握着一支已经快要握不住的铅笔头,开始想起小时候学写字的那些镜头了,好不诙谐。对于铅笔的感情,大家也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么?木头杆温暖的触感,总是那么美好。

          好吧,我承认我太念旧的坏习惯还是没有改掉。或者说,我并不想改。更或者,我不认为它有多坏而必须得去改掉。